澳洲的”绿色政治”:跟随者还是领导者?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在上任伊始,即打造”绿色政治家”形象。但是澳大利亚在此议题上,究竟是要搭顺风车做跟随者,还是领导者? [文/研究员 高文欢 ]
  在本次巴厘岛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澳洲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12月4 日,陆克文走马上任第一把火即批准签署《京都议定书》,澳洲气候变化的积极态度在峰会及国际上大获掌声。
早在1998年霍华德执政时期,澳洲政府就已经签署京都议定书,但后来退出,此次陆克文是正式批准,由于要 90天才能缔约生效,明年三月澳洲才能正式成为京都议定书成员。澳新政府目前承诺,减排长期目标是,205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从2000 年的基础上减少60%,减少6000万吨温室气体排放量。
  此外,陆克文表示将制定以 2010年为目标的一揽子排放交易政策以实现减排目标。在同中国总理温家宝的通话中,他表示,澳洲希望所有发达国家接受进一步的强制性减排目标,也希望发展中国家发挥作用,澳洲愿意将在不同国家之间起到沟通桥梁作用。澳洲媒体指出,陆克文已经俨然成为全球气候问题的重要领袖。
  有媒体将澳洲本次大选喻为是气候变化大选,不无道理。新政府早在竞选中打气候牌,现当选后将气候变化政策作为一项重要的外交政策,之所以如此有多重因素。首先,澳洲是发达国家中气候变化的影响最为严重和脆弱的国家,水资源短缺,国土被沙漠包围,地球变暖为农业带来灾难,气候问题走进公众家门口,此前霍华德政府仍在此议题上冥顽不灵,最终断送大选。其次,澳洲经济保持连续 11年繁荣增长,是全世界最幸福国家之一,然而作为发达国家,澳洲在气候环境问题上长期扮演拖后腿角色。而气候变化问题今天已经成为全球重大的政治议题,工党政府此次也是期望以此来改变不负责任的国家形象。
  再次,霍华德当政时期在《京都议定书》中承诺到2012年在1990 年基础上增排 8%,但退出《京都议定书》之后,到2005年其排放量在 1990年基础上已经超过25%。澳洲经济以能源为主,主要排放来自于电力生产,而原料主要是煤,作为富煤国,澳洲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高居全球第二,在可再生能源研究方面也十分落后。
  然而,陆克文政府口号虽然响亮,但真正实施却非容易。已有质疑表示,减排计划和新投入可能阻碍经济发展速度,而且从目前来看澳洲难以实现承诺的减排目标,还有质疑说陆克文是在将包袱丢给后任政府。颇有意味的是,陆克文政府环境部长实行”双蛋黄”, 加内特担任主管立法职责的环境部长,而华裔移民黄英贤则担任气候变化和水资源部长。产生这一原因部分则是因为加内特在大选前就说错话并渐渐失宠。
澳洲一家气候变化政策研究机构督促陆克文在此次峰会上支持大幅减排,但陆克文及气候变化部长黄英贤予以反对,表示澳洲还未准备好支持到2020年减排的目标,要等到明年环境部长加利特出台调查报告后再定夺。这家名叫气候研究所( The Climate Institute)的机构提出疑问,澳大利亚在全球气候变化议题上,究竟是想搭便车,做跟随者还是充当领导者?
  中国一家NGO组织指出,要成为领导者,澳需要在2020 年于1990年基础上减排20% ,即减去目前排放的将近一半,到 2050年实现零排放。从这些来看,澳洲新政府的政策目标也只能算是跟随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