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政权何以摆脱“过渡”阴影

除了平衡、协调能力之外,日本政治和国民更多的诉求,也许是作为政治家的魄力、胆识,甚至破坏的能力。[文/研究员 刘柠]
  12月14日,在由自民-公明执政联盟主导的众院会议上,自民党方面不顾在野党反对,动议将已经延长过一次、本应于12月15日到期的本届临时国会的会期再度延长,并获得批准。临时国会的会期跨越翌年的新年,乃14年来头一遭。以如此破例的特别措施,福田内阁期待久议不决的新《反恐对策特别措置法》(特措法)能获得国会通过,其志在必决的用心诚可谓良苦。如新法如愿以偿在明年1月上旬得以通过的话,配合美军的印度洋自卫队油料供给活动可望于3月重开。对日本来说,兹事体大,关涉日美同盟的发展方向,理应作为内阁的最优先课题。
  但国民对此热情并不高,在起因于防卫省黑金丑闻和药害乙肝感染等问题的对立情绪中,受国际原油价格飙升的影响,国内用于生活取暖的煤油的价格,已上涨近两倍。纵然日本的“国际贡献”与日美同盟等宏大叙事再重要,对百姓而言,赖以过冬的燃料问题,无论如何还是压倒了万里之外海上供油活动的重要性。
  几乎与此同时,自民党大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在目睹自福田上台,包括最近福田-小泽关于大联合政府的磋商及其后小泽的辞职闹剧在内的一系列政治动静之后,坦言“下次的总选举已为期不远”,“近在数周,远在数月之内”;以小泉其人的个性及政治立场,此话当非戏言。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福田康夫尽了最大的努力,其角色依然是无法替代的,这一点从民调结果也能反映出来:福田主政3个月,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支持率并未呈现明显下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福田内阁一定能摆脱过渡政权的命运。
  毋庸讳言,在执政五年有半的小泉政权以降,“构造改革”作为政治话语,既意味着政治正确,同时也是不可逆的战略议题。所谓“没有改革,便没有增长”成了衡量、检验后小泉时代政权合法性的某种标准。
  安倍内阁的失败让福田“背水一战”,可遗憾的是,上任百天,人们仍然看不到由政府主导的旨在进一步推进改革的政策务虚,福田内阁给国民的感觉,除了靠小泉政权时期的惯性和余热维持“被动改革”外,缺乏为改革的下一阶段和将来储能的“能动改革”的思路、举措。
  福田上台本身,即是执政党内各派系协调的产物,可以说是代表自民党主流派的最大公约数。但惟其如此,为巩固自身的权力基础计,福田将不得不平衡党内支持各派的声音,学做巧言令色的“八方美人”,而这无疑会妨碍其打出强有力的改革路线。其次,福田先天继承了安倍的“负遗产”——面对一个参众两院相互较劲的国会,无论拿出何等完美的政策,几乎都会被一门心思琢磨着政权更替的民主党主导的参院否决。
  一方面是政治家的性格、气质使然,福田迄未、也许将来也难拿出富于胆识的通盘改革方略,另一方面,即使福田其人具备如此胆识,在目前捉襟见肘的政治格局中,料也难遂其愿。 惟一的出路,只有解散国会,提前大选,在问信于民、充分汲取“合法性”的基础上,重建强势政权,并启动深层改革。 但问题是,谁将在选举中获胜?
也许福田还有机会。但要紧的是,除了平衡、协调能力之外,日本政治和国民更多的诉求,也许是作为政治家的魄力、胆识,甚至破坏的能力。这也是决定福田内阁能否超越“过渡”,成就长期政权的关键所在。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