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非洲

纵论:勾销旧帐,欧非何谈平等互信

执笔/研究员 陶短房

  被欧盟各国、尤其德国总理默克尔寄予厚望的第二届欧盟-非洲峰会终于在一片吵闹中落幕,53个非洲国家、27个欧盟成员,在两天会期里签署了默克尔和欧盟轮值主席、东道国葡萄牙总理苏格拉底苦心策划、极力倡导的,象征着”欧非共同战略”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共同声明》,按照如释重负的苏格拉底的话,此次会议”取得了预期效果”。但相信这句话的,恐怕也只有把顺利开完峰会本身当作胜利的葡萄牙人自己,毕竟这个本该在2003年召开的峰会总算开了,尽管席间布朗”避瘟疫般”离席而去以躲开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而塞内加尔总统瓦德则一签完字便健步离去,顺利二字其实也要大打折扣。
  本次会议的5大议题:和平与安全;民主与人权;贸易与发展;能源与气候变化以及移民与就业,几乎没有一个不以激烈争吵匆匆告终,几乎没有一个达成哪怕最基本的共识,而默克尔、萨科奇和布朗们最想得到的东西,即非洲国家对”经济伙伴协定”(APE)的支持,可谓一无所获:53个非洲国家一致拒绝接受这个旨在取代12月31日到期的旧协定。而与会非洲国家显然也不可能对大会满意:它们想要的是欧盟更多的优惠、支持和投入,结果却发现,这些根本就不在议程之列。
  事实上,这次会议正如许多非洲媒体所讥讽的,雷声大,雨点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造成这种结局的原因很简单:欧盟的自我矛盾。对于因殖民瓜葛不得不背,却长期广种薄收的非洲包袱,欧盟早有交卸之意,简单地说,他们不想再为非洲多花冤枉钱。这也使2000年首届峰会以来欧盟既不积极推动第二次峰会,也不认真履行此前达成的,给予非洲国家关税优惠及产品、劳动力市场开放的协定。但近来中国、印度在非洲的影响力渐增,美国也不甘寂寞,和非洲渊源深厚、视非洲为全球地缘战略重镇的欧盟又不甘就此出局,思前想后,他们才拿出了默克尔引为自得的”两全”方案:用”平等伙伴”偷换援助与被援助、补偿与被补偿的关系,用”互惠互利”的APE代替旧的、由欧盟单方面给予非洲优惠的协定——欧盟向非洲门户开放,但非洲也得向欧洲开放一切,进行”自由贸易”。问题是这种”平等”,贫困的非洲国家消受不起。
  几乎每个非洲国家都尖锐指出,所谓”相互门户开放”,结果就是富裕的欧洲如殖民时代般把贫瘠的非洲掠夺殆尽,因为双方的经济实力相差太远;所谓”平等伙伴”,不过是欧盟裹在”毁诺”药丸外的一层糖衣:所有议题都由欧盟单方面提出,这和苏格拉底一再强调的”共同制定战略的新局面”相差何乃远之。一方面想少花钱、多得利,另一方面则想多得钱、少牺牲权益,基本诉求格格不入,所谓”共识”也只能是纸上谈兵,聊胜于无。正因如此,尽管为达目的,欧盟说尽甜言蜜语,拿出分化瓦解、又打又拉的浑身解数,苏格拉底甚至不惜跟布朗翻脸,硬是把穆加贝礼请入境,以免会议再次流产。可惜,一切努力所能得到的结果,注定只能是”会议顺利召开”而已,因为欧盟和非洲双方都很清楚,自己想要和对方想给的是什么,自己不想要和对方不想给的又是什么。
  因此在会议上,如非洲媒体所言,迎向欧盟”自私自利面孔”的,是所有非洲国家不屈不挠的目光;因此面对欧盟分化一度动摇的个别非洲国家很快回归本阵,铁板一块地拒绝接受欧盟近乎最后通谍的APE;因此一向被认为是西方”民主盟友”的南非总统姆贝基,在听完默克尔大段人权民主共同价值独白后,毫不客气地指出,只有非洲人自己,才有资格讨论自己的民主和人权问题。正如布基纳法索《瓦加杜古祖国报》评论员所指出的,幅员辽阔、文化源流分散、地区差异惊人的非洲各国间唯一共同之处,是其共同的被欧洲殖民历史,因此只有在面对欧盟压力时,非洲才成其为非洲,才能发出同一个声音,这种压力越大,非洲所发出的声音也越大、越一致,这也许是APE的欧洲设计师们所始料不及的。
  正如默克尔所言,欧盟一反常态积极促成这次峰会,目的在于让双方”摒弃殖民旧帐,掀开新的平等互信关系”,可欧洲之于非洲,显然绝不可能从零开始,漫长殖民历史所积欠的旧帐,也绝非民主、自由、平等、开放等美好的辞藻和概念所能勾销,如今的非洲人,不可能重蹈祖辈覆辙,让欧洲人用几个玻璃珠换走财富、土地和未来。一言以蔽之,如果欧盟仍打着”勾销旧帐”的如意算盘,所谓平等,所谓互信,至少在非洲这里是注定讲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