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梅德韦杰夫贴什么样的标签?

试图给梅德韦杰夫贴一个“自由的”还是“保守的”的标签是困难的,可以确定、也可能是最合适的标签只有一个:梅德韦杰夫肯定是“俄罗斯的”。[文/研究员 张昕 ]
  12月10日包括”统一俄罗斯”在内的四个政党向普京提出推举现任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为下届总统候选人,普京马上对梅德韦杰夫参选表示全面支持。梅德韦杰夫于12月11日在电视讲话中接受四个党派的提名,并且表示一旦自己当选,将邀请普京担任总理职务。
  在此后俄罗斯内外对梅德韦杰夫铺天盖地的报道当中,对他的基本评价惊人的一致: 没有”强力部门”背景的梅德韦杰夫是一个自由派人士、主张和西方保持缓和的关系、重视发展市场经济。俄罗斯商界对此提名反应积极,俄罗斯股市也上涨有力。
  给梅德韦杰夫贴上”自由派”、”亲西方”标签并不是无中生有。梅德韦杰夫在最近两年关于“主权民主”概念的争论当中一直和炮制、贩卖此概念的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苏尔科夫针锋相对,反对在“民主”这个词前面增加任何限定。他在多个场合对目前俄罗斯国家介入经济程度太深也表示过不满。 平缓、温和的演讲风格、一口流利的英语、颇有品位的着装风格加上一位在时装业从业的妻子——这些细节似乎都把梅德韦杰夫跟上述的标签又拉近了一步。
  但是,所有这些细节并不妨碍由梅德韦杰夫担任董事长的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在国内外疯狂扩张;也不妨碍他在最近的访谈中为俄罗斯政府的媒体政策辩护,声称所谓政府对媒体实施高压的说法是被夸大了。
  而最近一起谋杀案更让梅德韦杰夫的“身份”问题变得模糊不清。12月6日俄罗斯第二大银行VTB银行的总经理奥列加⋅朱可夫斯基被发现手脚反绑、头缠塑料袋淹死在自家豪华别墅的游泳池内。虽然死因还没有查明,很多人怀疑这和 VTB银行与俄罗斯木材行业之间巨额贷款业务往来有关——后者是俄罗斯最近几年恶意收购最活跃的行业。梅德韦杰夫在1993年起担任一家名叫“Ilim Pulp”木材公司的法律部主任,而后者在经历过90年代的一系列饱受争议的私有化和资产运作后,成为目前俄罗斯最大的木材企业。最近成为国际木材巨头巨额收购对象的“Ilim Pulp”去年刚从VTB银行回购了部分股份。当年帮助“Ilim Pulp”取得商业成功的梅德韦杰夫被一些俄罗斯媒体披露目前仍然持有该公司的高额股份;而朱可夫斯基案发后俄罗斯几个不同执法机构之间相互矛盾的结论更让有些媒体开始怀疑梅德韦杰夫跟“Ilim Pulp”的收购案以及朱可夫斯基案之间有某些微妙的联系。
  对于那些生活在“亲西方-反西方”、“自由派-保守派”这样非黑即白的世界里的分析人士来说,给梅德韦杰夫贴个合适的标签有些勉为其难。类似的情况其实已经发生过。正是被西方视为“自由派”“民主派”的叶利钦在1993年炮轰议会、用暴力方法解决宪法危机。而2001 年称普京是“非常直率、可以信赖的人”的布什也没有预料到这个弗拉基米尔日后会让他多么头疼。但同时也恰恰是这个让美国如此头疼的普京通过了多项明确无疑推进资本主义的法律:包括现在在大国里最低的13%的单一所得税。
  试图给梅德韦杰夫贴一个“自由的”还是“保守的”的标签是困难的,可以确定、也可能是最合适的标签只有一个:梅德韦杰夫肯定是“俄罗斯的”。

澳洲的”绿色政治”:跟随者还是领导者?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在上任伊始,即打造”绿色政治家”形象。但是澳大利亚在此议题上,究竟是要搭顺风车做跟随者,还是领导者? [文/研究员 高文欢 ]
  在本次巴厘岛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澳洲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12月4 日,陆克文走马上任第一把火即批准签署《京都议定书》,澳洲气候变化的积极态度在峰会及国际上大获掌声。
早在1998年霍华德执政时期,澳洲政府就已经签署京都议定书,但后来退出,此次陆克文是正式批准,由于要 90天才能缔约生效,明年三月澳洲才能正式成为京都议定书成员。澳新政府目前承诺,减排长期目标是,205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从2000 年的基础上减少60%,减少6000万吨温室气体排放量。
  此外,陆克文表示将制定以 2010年为目标的一揽子排放交易政策以实现减排目标。在同中国总理温家宝的通话中,他表示,澳洲希望所有发达国家接受进一步的强制性减排目标,也希望发展中国家发挥作用,澳洲愿意将在不同国家之间起到沟通桥梁作用。澳洲媒体指出,陆克文已经俨然成为全球气候问题的重要领袖。
  有媒体将澳洲本次大选喻为是气候变化大选,不无道理。新政府早在竞选中打气候牌,现当选后将气候变化政策作为一项重要的外交政策,之所以如此有多重因素。首先,澳洲是发达国家中气候变化的影响最为严重和脆弱的国家,水资源短缺,国土被沙漠包围,地球变暖为农业带来灾难,气候问题走进公众家门口,此前霍华德政府仍在此议题上冥顽不灵,最终断送大选。其次,澳洲经济保持连续 11年繁荣增长,是全世界最幸福国家之一,然而作为发达国家,澳洲在气候环境问题上长期扮演拖后腿角色。而气候变化问题今天已经成为全球重大的政治议题,工党政府此次也是期望以此来改变不负责任的国家形象。
  再次,霍华德当政时期在《京都议定书》中承诺到2012年在1990 年基础上增排 8%,但退出《京都议定书》之后,到2005年其排放量在 1990年基础上已经超过25%。澳洲经济以能源为主,主要排放来自于电力生产,而原料主要是煤,作为富煤国,澳洲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高居全球第二,在可再生能源研究方面也十分落后。
  然而,陆克文政府口号虽然响亮,但真正实施却非容易。已有质疑表示,减排计划和新投入可能阻碍经济发展速度,而且从目前来看澳洲难以实现承诺的减排目标,还有质疑说陆克文是在将包袱丢给后任政府。颇有意味的是,陆克文政府环境部长实行”双蛋黄”, 加内特担任主管立法职责的环境部长,而华裔移民黄英贤则担任气候变化和水资源部长。产生这一原因部分则是因为加内特在大选前就说错话并渐渐失宠。
澳洲一家气候变化政策研究机构督促陆克文在此次峰会上支持大幅减排,但陆克文及气候变化部长黄英贤予以反对,表示澳洲还未准备好支持到2020年减排的目标,要等到明年环境部长加利特出台调查报告后再定夺。这家名叫气候研究所( The Climate Institute)的机构提出疑问,澳大利亚在全球气候变化议题上,究竟是想搭便车,做跟随者还是充当领导者?
  中国一家NGO组织指出,要成为领导者,澳需要在2020 年于1990年基础上减排20% ,即减去目前排放的将近一半,到 2050年实现零排放。从这些来看,澳洲新政府的政策目标也只能算是跟随者。

压轴好戏

希拉里自10月来一连串小错的积累,将己方的巨大优势渐渐消减,双方力量此消彼长,本周终于引起’质变’ 。奥巴马等到了和希拉里一争高下的最好机会。[文/研究员 Gabriel ]
  08美国总统初选的角逐是马拉松式的。07年初,战场就变得空前地拥挤而紧张。本周距离初选开始还有三周,终于等来了压轴好戏。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不仅在初选先锋爱荷华州超过希拉里,在新罕布什尔州也与希拉里并驾齐驱,在全国范围的民调中两人之间的差距也显著缩小,已经向个位数靠拢。如奥巴马果然能在爱、新两州取胜,以他那时的气势,要和希拉里一争高下将成为现实。
  从年初到两个月前,希拉里一直以一骑绝尘之势在全国范围领先奥巴马和其他候选人。一般她对奥巴马的优势在20个百分点左右。共和党领袖包括总统布什在内,已经公开认为希拉里将获得08民主党总统提名。多名共和党候选人在媒体上和辩论中,一直以希拉里作为假想攻击目标,几乎从来不提其他民主党人的名字。
  鉴于目前美国的政治局势,明年民主党人当总统的可能性为近年之最大。民主党内初选的胜负显得尤为令人关注。本来没有悬念的竞争,突然扑朔迷离起来,一度不可战胜的希拉里到底是如何走到这个地步?
仔细分析,目前的变化是一段时间以来,双方力量此消彼长的结果。希拉里自10月来一连串小错的积累,将己方的巨大优势渐渐消减,本周的又一次失误,终于引起’质变’ 。
  希拉里一路走来,并没有犯过任何大的错误,也没有什么惊人的丑闻。她有着丈夫当年的全班人马的支持,和庞大的财务优势。希拉里的策略就是谨慎地保住优势。在很多有争议的议题上,她都是以骑墙派的形象出现。但是这样经过算计的谨慎削弱了选民对她的信任,令人觉得她是一个政客。她的最大失误应该算是10月30日的那场辩论。对于是否赞同纽约州长要给非法移民发驾驶执照的问题,她含糊应对,前后矛盾,给人以不知所云,墙头草的感觉。两周后,爆出她的工作人员在竞选活动中安“托”。直到本周,她在新罕布什尔州的竞选负责人在媒体上揭奥巴马在在95年出版的自传谈到的在中学期间吸毒的陈年往事,抹黑痕迹明显,被迫下台。循着这些小错的轨迹,我们可以看到,希拉里给不少选民以不可信任的印象,而随着奥巴马近期的成功,她的团队内部出现了比较大的不安。
  反观奥巴马,他在大幅落后的情况下,保持耐心和坚持。最近超级流行文化偶像欧普拉为他造势站台,使他在爱荷华的曝光率和支持率快速上升。希拉里阵营的最新失误,也让奥巴马的风头更健。乘目前之势,奥巴马在新罕布什尔州也大有作为。前总统克林顿本周在电视上开始点名,指出奥巴马缺乏治国经验,会给美国带来风险,又指出奥巴马出身爱荷华的邻州伊利诺伊,占主场之利,所以才在爱州领先。分明已经将他作为对决的对手,并开始为己方在爱州失利做铺垫。
  当然,希拉里毕竟是希拉里。她拥有的庞大资源和她丰富的选举经验决定了她是一个很难战胜的对手。天分极高的奥巴马只在参议院待了3年,能冲倒目前这样一个水平,实属难得,但是他要把目前这样的一个局部的优势转化成一个整体的均势,甚至是最后的胜势,他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要继续自己的出色表现,还要寄希望于希拉里未来更多的失误。

波兰新政府:修补国家形象

图斯克对波兰外交关系的修补,收效明显,但要实现根本的改变,还任重道远。[文/实习研究员 张翃]
  本周又是波兰在10月大选中获胜的新晋执政党公民纲领党(PO)获得加分的一周,与两个最重要邻邦的关系均有突破。11日,波兰总理图斯克在柏林会晤德国总理默克尔,媒体报道标题普遍冠以“波德两国关系修好”;13日,波兰农业部长前往莫斯科,历时两年的俄对波肉制品进口终于解禁。
  本届政府组建至今一直致力于外交方面的工作。只因上届议会第一大党、卡钦斯基领导的法律与公正党(PiS)作为一个保守型、欧洲怀疑主义的政党,在其执政的两年内四处树敌。
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今年6月欧盟峰会上,前总理卡钦斯基在反对欧盟现有的以人口为基准的投票机制时所发“若非二战,波兰人口应比现在多2800万”之语,令默克尔尴尬不已。加之两国由于二战恩怨时有摩擦,作为支持波兰加入欧盟的主要力量的德国,难免觉得自己“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两国关系持续低温。
  而华沙对莫斯科的戒备与敌意自苏东剧变后罕有消减,2003年波兰力挺乌克兰橙色革命,二者关系更是进入寒冬。作为对肉制品进口禁令的报复,卡钦斯基否决了欧盟与俄罗斯之间关于建立伙伴关系、俄罗斯加入世界经合组织(OECD)等方面的对话,未免有“公报私仇”之嫌。
  上届政府在外交方面的“刺猬式”做派,令波兰人深愧于国家形象受损,感到日渐孤立。因此亲西方、自由市场倾向的公民纲领党,不仅受到布鲁塞尔的欢迎,更在大选中拔得头筹。
  自11月17日宣誓入职以来,图斯克已经先后出访了立陶宛、欧盟总部、德国。所到之处,都得到对方的友好示意。可以说,图斯克起码得到了很高的印象分。但波兰与德、俄两国间的根本分歧,并不会仅因图斯克的“态度良好”而立即解决。
  对德方面,图斯克提出在北部城市格但斯克建立一个二战博物馆,以取代德方在柏林建立战后被波兰驱逐者档案馆的方案,但双方还未取得任何一致。另外,德、俄两国经波兰的波罗的海输气管道的争议也仍无进展。
  对俄方面,此番莫斯科取消进口禁令之后,波兰也不会再阻挡俄罗斯靠近欧盟。但波兰对于俄罗斯对欧洲的影响渗透仍然高度戒备,因此对该输气管道的建设仍紧咬牙关。面对俄、德两方的强势,图斯特也只能寄望联合利益相关的波罗的海三国。在其首次对立陶宛的外事访问中,图斯克就表示希望合四国之力,共同改善与莫斯科之间的关系。
  要做到比上届政府树立更好的国家形象不难,但图斯克及其领导的政府如何把握好国家利益与睦邻关系之间的权衡,是对其政治智慧的一大考验。此外,另一个卡钦斯基——前总理的孪生兄弟、现任总统的不配合甚至从中阻挠,也会是对他的一个挑战。

五央行联手应对信贷紧缩

各个央行之间需要对共同利益有更多的认知。[文/研究员 柴桑 ]
  在美联储(Fed)降息行动未能取得预期效果之后,各国央行意识到信贷紧缩并不能依靠简单的降息行动来解决,市场缺乏的是信心而非资金。于是联储联合欧洲央行(ECB)、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和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推出了一系列新措施,试图缓解市场担忧,恢复市场信心。
  从时间上来分析,五大央行之间应该早有默契。否则该措施的推出也不会与联储降息行动仅隔一天。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五大央行都在观察联储降息行动的市场反应,降息效果一旦不佳,新措施便随即推出。这次相机决策的效果如何尚难确定,但不管怎么说,央行之间联手干预市场的举动是值得鼓励的。
  资金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给各国货币当局带来了困难是显而易见的。各个货币当局的单独行动只能对某种货币的供给产生影响,而且这种影响往往是区域性的。在资金全球流动的现实情况下,各央行的独立行动的效果一般取决于三个因素:一是货币的国际化程度;二是经济体的开放程度;三是金融市场的发达程度。在货币国际化程度低、经济开放程度不太高、金融市场比较发达的情况下,该货币当局的独立行动一般能够取得比较好的效果。但目前由次债危机引起的信贷紧缩并不属于这种情况。
  作为实质上的全球货币,美元的稳定对世界经济意义重大。从这个角度上说,美联储不仅仅是美国人的央行。因此,缓解市场紧缩的责任也不应当仅仅由联储来承担。同样,联储也逐渐意识到,尽管联储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但它仍然无法单独解决未必是非常严重的次债危机。换而言之,现实利益要求各央行携手缓解目前的信贷紧缩。
  不管五大央行联手行动的结果如何,这次行动都将会给市场留下深刻印象。对共同利益的认知有助于各国货币当局在以后继续开展类似行动,希望这次行动能够是一次好的开始。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

恐怖主义是和平和发展长期的敌人,在这样的局面下,恐怖主义之于中国的非洲利益间,不存在“井水不犯河水”的可能。[文/研究员 陶短房 ]
  2007年12月11日,发生在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针对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办公机构和宪法委员会办公新楼的恐怖袭击,造成数十人死亡、百余人受伤和重大经济损失,其中,中国工人死一人,伤七人。
  事情已过去几天,但这位不幸丧生、在异国他乡尸骨不全的中国同胞,至今连姓名都无人知晓,唯一所能知道的,是他属于承建阿尔及利亚宪法委员会办公新楼的中建公司工地,是35岁的副经理,而这条消息也是媒体通过使馆间接了解到的。据中建公司新闻负责人黄太平称,不公布死者伤者的姓名、身份,是“以免引起不必要恐慌”。
  中建公司在阿尔及利亚经营多年,仅中建八局就有员工近万人,项目数十个,他们的妻儿老小此时此刻,无不为自己亲人的安危提心吊胆,笔者2004年初从阿尔及尔回国,航班起飞同一时刻,机场内发生恐怖爆炸,在国内的父母心急如焚,直到我平安出现在电话线一端方长吁一口气,将心比心,直到此事尚不肯公布死者伤者的详细资料,究竟是避免、还是加剧了“不必要的恐慌”?
  事发后,中建总公司驻阿负责人郑学选先生请大家放心,因为“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并非中国人”。听完此话,恐怕大家更无法放心,因为九一一的几千受害者,西班牙和英国恐怖袭击案的死难者,他们中的大多数也并非“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此番致死致伤的8位中国同胞,甚至遭受物质和人员损失的中建自己,也并非“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但他们仍遭到了无法挽回、令人痛惜的损失。
  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敌人,恐怖活动猖獗的地方,就是对任何和平工作、和平生活的人或组织构成威胁的地方,任何人都是这些丧心病狂者的袭击目标。因此,任何一个想在这些地方开展业务的企业,都应预见到这种威胁,事先做好预防,防患于未然之时,事后做好善后,补牢于亡羊之后,惟如此,逝者的血才不至于白流,同样的事件才不至于一而再、再而三造成重大损失。
  近年来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工程和利益日益增多,发生在中国人身上的致死、致伤恐怖活动也与日俱增,他们中有些是”非袭击目标”,有些却是恐怖组织直接针对的对象。前者虽防不胜防,但哪些地方是热点、是恐怖袭击多发地带,却并不难事先研判,也并非不能就此采取相应防范、或回避措施;至于直接针对中国项目的袭击,则更不难判明,然而遗憾的是,中国有关方面和企业却长期忽视这方面的工作,甚至恐怖分子袭击威胁已赫然公布数日,从事发国传回国内的市场分析,仍对一触即发的风险不着一字。逝者之逝,令人痛惜,而这种牺牲如不能及时唤醒有关方面的风险评估、风险预警和风险防范意识,避免今后更多、更大的牺牲和损失,就会加倍令人痛惜。
  恐怖主义是和平和发展长期的敌人,而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存在,也将是长期性、战略性的,在这样的局面下,恐怖主义之于中国的非洲利益间,就不存在“井水不犯河水”的可能,既要确保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存在,又要确保生命财产的安全,有关方面就应具备和恐怖主义周旋的心理准备、勇气、能力和艺术,而不应再抱有蒙混和侥幸的心理,自己的利益,自己不去维护,尚能乞求何方?
  非洲是充满机遇的地方,这一点自中非峰会以来,经过各方面的热烈鼓吹,已渐渐为国人所熟知,但非洲同样充满风险,却在媒体、有关方面有意无意地忽略下,被社会所忽视,其代价便是生命和财产一而再、再而三的损失,从尼日利亚到埃塞俄比亚,从苏丹到阿尔及利亚。前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将使后人复哀后人,到了正视这个问题、并提醒需要提醒者的时候了。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业绩百世流芳”,安息罢,愿你的离去,能唤醒更多的人。

“我控诉”

德国人民也应藉此机会让以安全之名不断集权化的政府知道,人民仍然坚定地相信着德国启蒙传统所强调的人之尊严与价值。[文/研究员 Tsai Chinghua]
  本周最值得注意的人权新闻:波鸿(Bochum)律师米歇尔•舒瓦兹(Michael Schwarz)控告了负责核发护照的波鸿秩序监督局(die Ordnungsbehörde der Stadt Bochum)。控告的原因:德国政府立法规定,德国人必须在护照中留下指纹。
  在长达四十三页的理由书中,他洋洋洒洒痛批德国政府丝毫没有从历史学到教训,竟在今日以安全、反恐等各种名目,实施生物特征纪录,以生命政治控管德国公民,这其实是重复西方政治史上各种集权国家的行径。他引韦伯(Max Weber)对现代理性化社会的观察,傅柯(Michel Foucault)对规训权力的叙述,甚至康德对启蒙的论点,重申人的尊严、自由、权利如何被化约为可控管的、可纪录的、可被见到的(sichtbar; Gesehenwerdenkönnen)的编码对象。各种治理工具原来只能是工具,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人类自身,以及保障着人类自由所必须的社会秩序;但是德国近年来的一连串信息储存、监控、窃听法案,已经将科技手段提升为目的,治理不再是为了人类的自由与权利,而是让公民以政府希望的模式生存着—方式就是让人类成为“可被机器解读”的对象 (maschinenlesbar)。舒瓦兹提出的这些反省科技所蕴含之政治力量的理论中,其实还应该加上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对科技的批判——他告诉我们,科技作为一种制造、操纵人类之力量(Machenschaft),使人类只能成为被摆置之对象,而这正是当代存有者最无法、却也最必须去克服的宿命。
  除了从理论的角度讨论,舒瓦兹也从西方“监控史”的角度讨论指印在政府管理公民方式中扮演的角色。德文中有两个字来形容指印, Fingerabdruck与Daktyloskopie,前者是英文的fingerprint,而后者是直接引自希腊字(daktylos =手指,skopein =看),由此可知这种技术在西方历史中由来已久。而近代最广为使用指印管理人类的,就是英国殖民时期的殖民地官员。
  逐渐地,指印纪录从罪犯或社会边缘的需要被管理者,不断扩大范围,到了纳粹德国时期,于1938的身份证规定(Verordnung über Kennkarten vom 22. Juli 1938)中,遂规定所有德国成年男子公民与所有的德国犹太人,都必须被采录指纹。这时治理术已经不再只为了治理,甚至更进一步藉由将人编码,而发挥区分敌我,排除某些非我族类的功用。例如同一年稍后实施的犹太人护照规定(Verordnung über die Reisepässe von Juden vom 5. Oktober 1938)就授权政府在犹太人的护照上盖上“J”的标记。
  战后这样的治理方式受到质疑,1950年的身分证件法(Gesetz über Personalausweise vom 19. Dezember 1950)就规定了不得以指纹资料制作身分证件。但是,在这个时代里,国家却以国家安全及社会秩序的理由来要求公民提供各种生物特征。舒瓦兹的意见书详尽地反驳了各种国家立法过程中被提出来支持指纹制度的理由,其中有一个段落让人印象深刻:他说几年前在报纸上有一个醒目的广告,里面是一个带着笑容的家庭,一男一女及两个小孩,正被照像机拍摄。那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广告,标语写着:“飞到美国花您八小时,但是确保您的造访安全无虞只花几秒钟。”2004年意大利哲学家吉奥乔•阿甘本(Giorgio Agamben)就拒绝去美国任教,因为他拒绝这几秒钟的“生命政治刺青”(Bio-Political tatooing)。现在看来,德国政府也希望从它的公民那里得到这“几秒钟”。阿甘本认为当代西方政体典范已经成为一种集中营的治理模式,而从美国、德国不断侵害自由与人权的各种生命——科技规范术,我们确实看见了西方社会从雅典的理想走上了奥斯威辛集中营(Auschwitz)的方向。
  舒瓦兹的理由书以奥韦尔(George Orwell)《1984》的一个句子作结:“来自单一化的时代、复制思想的时代的问候。”他提醒德国的人民,决不要放弃自由的权利,不要成为单一而顺从的公民,不要放弃人的身分而只能成为一种电子数据。这次控告,会引发什么效用仍不可知,但是正如一百多年前佐拉(Émile Zola)在德雷福斯(Dreyfus)事件中,挺身而出与举国为敌地喊出“我控诉”(J’accuse),进而打击了一个集权的政府;德国人民也应藉此机会让以安全之名不断集权化的政府知道,人民仍然坚定地相信着德国启蒙传统所强调的人之尊严与价值。